Index |Biograph|Diary|Works|Qiuzhuang Project|Criticism|Event|Contact|Links

 

Login
Uesername:
Password:
 




Serch

9 Sol LeWitt wall sculpture 索-勒维特 墙上雕塑-14 张世杰大爷前天去世!哀悼! :
图书馆是一扇打开的窗户,但是   | Date :2013-04-14 |  From :iamlimu.org
------------------------------------------------------------------------------------------------------------------

Sunday,April 14,2013 sunny and warm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我在“周末电影院”播放了两部电影,《一年级生》和《无敌掌门狗-发明的世界》。
孩子们对电影的兴趣不大,看了半个多小时,就坐不住了,陆续离开了。现在的孩子们不比我那一代的孩子,那时候我们没有见过影像,只要是看到能动的影像就会有兴趣。而现在的孩子们见的“世面”多了,对什么都不足为奇。他们对书本没有兴趣,对影像没有兴趣,他们对参与性的互动游戏还有兴趣。我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我知道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代人。在影像里面,孩子们对动画还有兴趣,我打算下周播放动画电影。

拆迁的事情已成定局,沿着原来公路的中点,向男和向北分别拆迁20米。图书馆在拆迁的范围内,我家的主房也在拆迁的范围内。这两天,人心惶惶,都在谈论着这件事。父亲和母亲有点寝食难安,时时刻刻都在盘算着该怎么处理拆迁后的重建。王高起的商店将被拆除,他很忧愁,修路就是毁了他的谋生的场所,还没有居住的地方。他打算将来出去打工。王合东刚刚盖好的两层小楼,计划给两个儿子结婚用的,刚刚装好电线,现在要拆除。
叔叔在院子里搭上竹竿,铺上铁皮瓦,为了能得到多一点的赔偿。我的邻居家计划在我画壁画的地方搭上临时屋顶,他想得到更多的赔偿。因为大路两边的人家都在大兴土木,装修房屋,为了能得到多一点赔偿。我不赞成这种做法,甚至有点鄙视这种做法。可是这就是现实,这就是我的亲人,这就是农民。我不想带有情绪的来看他们,我只是客观的观看。

我很担心拆迁的到来,因为我不希望我的复制艺术的计划中途夭折,我希望我的艺术品能多活一段时间。但是这种力量的强大不是我能抵抗的,只能顺其自然。我要加快作品制作的步骤,赶在拆迁之前完成它们。

老那明天来到村子,继续他的拍摄。

昨天下午的情绪非常低落,就牵着狗到河堤上坐了一会儿。似乎事情很不如意,对这个项目的进程不满意。其实所有的事情都是没有经验的,我不知道该怎么样用助手,该怎么样安排他的工作;我不知道该怎么样安排魏老师的工作,他还不能参与进来,似乎,他在这里无事可做。

我对图书馆越来越没有信心,大人们根本不要看书,孩子们对图书也没有多少兴趣。我曾经信心满满的说图书馆是一扇打开的窗户,可是现在窗户在这儿了,却没有人往外看,甚至他们也不想往外看。现在的问题不是书的多少的问题,而是该怎么样运营的问题。记的老那说艺术就是一个破网,那儿破了就去补哪儿。不过,我本来也不是要做一个中规中矩的图书馆的,我要用图书馆做图书馆之外的事情。

现在出现了问题,出现了破绽。我对自己说,这是好事。可是我该怎么解决呢?

------------------------------------------------------------------------------------------------------------------
© iamlimu.org 2011



 NdThHIA3 于 2014-05-20 00:39 AM 发表评论: 
百度一下的意思 www.baidu.com

 Hj4ObwHC 于 2014-05-18 11:57 PM 发表评论: 
百度一下的意思 www.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