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 |Qiuzhuang Project|A Library|Works|Diary|Criticism|CV|Event|Contact|Links

 

Login
Uesername:
Password:
 




Serch

9 2016英语夏令营/English Summer Camp 2016 艺术家 ARTIST 2016 :
阅读是奢侈品   | Date :2017-01-07 |  From :iamlimu.org
------------------------------------------------------------------------------------------------------------------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在我的生活和创作中,阅读变得越来越重要。阅读不是出于汲取知识和信息,而是让自己安静下来并进入工作状态的一种仪式。随着我儿子的出生,工作和家庭事务越来越繁杂,阅读变得越来越奢侈,越来越珍贵。
在入住酒店房间的十天里,阅读作为我每天的工作。我有写日记的习惯,我这些天的日记和书一起保留在房间里,和入住的客人分享。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2016.11.17  Thursday  raining

昨天开始,我带着慢儿住进青澄酒店203号房间。
房间很小,小的连张桌子都放不下,两张床把空间几乎占满了。窗户很小,我不得不整日开着灯,以保证房间的明亮。房间里所有的物品都是全新的,包括床单、枕头、被罩、浴巾和睡衣。
早上在餐厅吃自助餐,我没有喝咖啡。我已经有一个星期坚持不喝咖啡了!我对咖啡产生了依赖,可是我的胃一接触咖啡就会发出酸臭的味道。

自从慢儿出生以来,我就没有时间阅读了。尽管我陆陆续续买了很多书,却连看一页的时间都没有。这次住进酒店,我想专心读几本书,同时照顾慢儿。
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当艺术家阿史突然出现在慢儿面前的时候,慢儿吓的嚎啕大哭,我从来没有看到他对一个人如此恐惧。之后,他就紧紧地抱着我,贴着我,不停地哭。这让我措手不及,我不知道该如何解除他的恐惧。

下午,慢儿和那颖禹的孩子一起玩乐高玩具,我坐在地板上阅读《西藏生死书》。
阅读这本书,是我想让自己浮躁的心平静下来。尽管这是第三次读这本书,可我还是像第一次阅读一样,每一句话都能给我以力量和勇气。

对于我来说,阅读是奢侈品。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2016.11.18  Friday  cloudy/sunny

上午,我抱着慢儿在酒店露台上刚打开书本,突然一阵暴雨,我赶紧抱着慢儿跑回房间。
雨停了,我带着慢儿从房间里走出来。我从房间里取出昨晚王绪斌送的两袋橡皮泥,让慢儿玩。没想到,这些油泥弄得他身上到处都是。

下午,慢儿午睡了半小时就醒来了,开始哭。妈妈不在的时间里,他总是难以入睡。似乎睡眠是一道门,他怎么都进不去,这让他烦躁不安。他像只猴子一样紧紧地攀住我,哭闹不止。干脆抱着他出去散步吧!当然,会带上他的“自行车”。
雾霾已经散去,空气潮湿、清新,慢儿的心情似乎好了起来。我们来到一处玩滑板的场地,我带着他骑车冲上高出,然后滑下来,冲上去,滑下来……。如此反复,直到满身是汗。

晚上,张芳来了。看到了妈妈,慢儿就扑到妈妈怀里,不理我了。
我疲惫至极,躺在床上睡了一小时。醒来,洗澡,写下这些文字。

今天计划阅读《瓦尔登湖》,可是我一个字也没读进去。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2016.11.19  Saturday   cloudy

今日读《四先生》。短篇,易读。
瓦莱里先生:他会把书当做皮夹子,存放纸币。
                      在书的两页之间只放一张纸币。
                      在前几页存放面额小的纸币,在最后几页存放面额大的纸币。
                      在阅读中,用硬币代替书签的作用。

这个酒店周围有河流和湖泊,有年轻的树木,有一个孩子们玩耍的小乐园,有滑板运动场,有很多咖啡店,有一家很吵的酒吧……,我没有看到便利店。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2016.11.20 Sunday raining

今日小雨,下了整整一天。

上午张芳带慢儿,我工作,继续读《四先生》。

走在这个到处都是高档饭店和咖啡店的街区,突然觉得这里非常空洞和无趣。这里没有真实的生活,只有乏味的资产阶级消费。人们穿戴整齐,却鲜有发自内心的笑容。

今天和亚历山大聊天,他说欧洲的经济非常不好,穷人越来越多,资本越来越集中在少数人的手里。中国难道不也是这样吗?人民币贬值,生活成本高的离谱。对于像我这样没有工作、没有收入的人来说,未来充满了未知。这未知,让我担心和焦虑。

晚上阅读罗伯·格里耶的《旅行者》。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2016.11.21 Monday  raining

今天一觉醒来,早上8点十分。
昨夜梦到我去探访一个多年未见的好友。见到他时,我激动的眼泪都流出来了,他却责怪我不该来找他。最后,我吃了他快餐盒里剩下的半根鸡腿,伤心的离开了。

上午,我带慢儿到附近的一个露天儿童乐园,他玩滑梯,我在一边阅读《培根访谈录》。

我们去咖啡店,我忍住没有喝咖啡,只喝了一杯清水。
不喝咖啡不但对我的胃好,还可以省下不少钱。近来我们的经济状况很不好,几乎捉襟见肘。我曾经经历过很长时间的贫穷,我不害怕贫穷。可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没钱可以不花钱,现在有了孩子,花钱像流水一样。

晚上和那颖禹喝了一些啤酒。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2016.11.22  Tuesday  cloudy

气温骤降,极度寒冷。
上午,继续读《培根访谈录》,慢儿趴在我肩上睡着了,我一手抱着他,一手读书。
今天计划阅读《乌合之众》,却没有时间读。

每一天都过得无比平常,只有琐碎的日常事务,无趣的见面和聊天,没有故事发生。

一天过得真快,似乎就是睁眼和闭眼,穿衣和脱衣。
生命如果一直都是这样,也真没有意思。我必须尽快离开这个无聊的城市,离开这个无聊的国家。

今天值得记下的一件事:徐坦来了。他有哮喘,应该不适应这突如其来的寒冷空气。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2016.11.23 Wednesday  raining

今天和小王谈起情感的节制和收敛。
我说,我到了四十岁才意识到在情感上也要节制。我不仅仅在行为和饮食上要节制自己,在情感上也要节制。前者容易,后者难。不管对谁,无论亲人还是朋友,只有在情感上节制了,才会给对方和自己留有空间。有了空间,彼此才有自由。 
我常常把我的日记作为作品的一部分,我希望我的一切都是展开的,没有不可见人的,没有藏着的。 

今天阅读《废弃的生命》。
晚上没有读书,我在护封的反面画了两幅水彩画。有些书的封面做的太难看了,拿掉护封更好一些。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2016.11.24 Thursday  sunny

天晴了,空气清新。

晚上,我主持徐坦、那颖禹和史镇豪的作品分享会。活动在餐厅进行,可是苏州的艺术家朋友们大多有事情,不能来。这种感觉很不好,大家对于学习和交流一点儿也不重视。我常常怀疑我自己安排这种活动的必要性。
徐坦最后一个介绍他的作品,他讲的非常好。

我一整天都没有带慢儿,导致张芳很生气,因为她没有时间做她的作品。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2016.11.25 Friday  cloudy

一天下来,我都不记得具体做了什么了。忙碌了一天,又似乎什么都没有做。

下午带慢儿和那弥野出去玩。在一个乐园里,一个男孩子假装是卖冰激凌的,我假装买了他的冰激凌,然后我假模假样的递给慢儿,慢儿假模假样的吃下去。一切都只是空气。

晚上在210房间继续和徐坦对话交流。在他面前,我感到自己的狭隘和贫瘠。我更多是听他讲,我可以从他的谈话中学习到很多东西,却不能给他有价值的经验和观点。我为此感到不安。
知识的不对等很难产生有价值的交流。

现在是深夜,慢儿在隔壁房间啼哭。



2016.11.26 Saturday cloudy

上午,徐坦说他的艺术家朋友陈劭雄在北京去世了,他必须明天去北京。
今天,卡斯特罗也离开了这个世界。





苏州青澄酒店203房间
艺术项目“10个房间”
艺术家创作入住2016.11.17——2016.11.26
酒店房间对外开放2016.12.3——

------------------------------------------------------------------------------------------------------------------
© iamlimu.org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