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 |Biograph|A School Project|Diary|Works|Qiuzhuang Project|Criticism|A Library|Event|Contact|Links

 

Login
Username:
Password:
 




<<  [1] [2] [3] [4] [5] [6] [7] [8] [9] >>
新工作 /New Job(2010)   | Date:2011-09-04 |   From:limu.cn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在接到Double Infinity 展览邀请前的几个月,我在思考一个问题:一份工作是否也可以是一件作品?那时,我经济很拮据,正计划着要找一份工作以解决生活和计划学习英语的费用。就在这时候,我收到Vanabbe美术馆的展览邀请,于是,很自然地,我就把这个想法作为一个艺术方案提交。
签好合同后,我成为Vanabbe美术馆的工人,开始为Double Infinity展览工作,直到展览结束。

For the collaboration between the Van Abbemuseum and Arthub Asia on the 

礼物 / Present(2009)   | Date:2011-09-04 |   From:limu.cn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2009.1.12,我在上海天山西路捡到一张名片。2009年,每个月我都会匿名寄一份礼物给他(她)……
January 12th , 2009 in Shanghai Tian Shan road I picked up a name card of unknown
 person from a street and I started sending him(her) presents every month during 
whole 2009.

左手日记   | Date:2011-09-04 |   From:limu.cn
Diary in My Left Hand(photograph/2008-2010)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左手日记是我的一个日常练习:每天我都会把“日记”写在我的左手上,拍一张照片。“日记”可以是一句话、一幅画或者一件物。
It is more of a my daily practice. Every day I would write a diary on my hand and take

嗨!劳拉!   | Date:2011-09-04 |   From:limu.cn
Hey! Laura!(Video installation•projection, window/2009)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刚到维尔纽斯的一星期,我的内心充满恐惧与不安。这儿的人主要讲立陶宛语和俄语,讲英语的很少,对于我这样一个初到的外国人,语言沟通成为障碍。陌生的字符,陌生的声音,陌生有大鼻子的脸,陌生整洁的街巷,浑身酒气的醉汉,见到我不是要钱就是要烟……而与这一切,我始终是个看客。有种强烈的、想要沟通的欲望!我渴望粉碎这种隔阂。
于是,就有了这件作品:我不断地,急切地,敲打劳拉家(我住的地方)的窗。将这个影像投影在原来的窗户上。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门槛   | Date:2011-09-04 |   From:limu.cn
Threshold (installation•old books, candles/2009)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在很多市场里,老百姓的家里,都能看到出版于七、八十年代社会主义体制下的书籍,众所周知——这是这个国家的一段历史。维尔纽斯很小,却遍布教堂。宗教是人们生活中极其重要的部分,一如闪烁的烛光在我的脑海里留下深深印记。这烛光,于这里的人们,意味着什么?
于是,在劳拉家客厅门口,我设置了一道门槛——一排从二手市场买来的七八十年代出版的旧书。再用来自教堂的蜡烛燃烧流下的蜡层层覆盖,使它们成为一个无法阅读的整体。

<<  [1] [2] [3] [4] [5] [6] [7] [8] [9] >>

© iamlimu.org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