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 |CV/Biograph|Works|Qiuzhuang Project|Diary|Criticism|Event|Contact|Links

 

Login
Uesername:
Password:
 




Serch

9 我害怕拿摄像机对着别人 张世杰大爷前天去世!哀悼! :
Richard Long的树枝圆圈,消失了!   | Date :2014-05-26 |  From :iamlimu.org
------------------------------------------------------------------------------------------------------------------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May5,2014
我回到了仇庄。从庄西头下了出租车,一路走回家里。路上依然泥泞,Sol LeWitt的墙画退色了,图书馆门前Denial Buren作品围栏里的小麦都出穗了,Andy Warhol的毛泽东像也褪色了,前面有了简易的篱笆,里面长出开着花的油菜,顺儿的旋板厂依旧在作业,王高启依旧坐在昏暗的商店里,只是里面没有了Ulay/Abramovic的行为表演录像,学义家婶子在John Kormeling的HI HA装置前弄着蔬菜,Dan Flavin灯光装置的防雨帘从鲜红褪成了浅红,Sol LeWitt的另一幅钻石壁画前的树木再次茂盛起来,遮住了大部分的壁画。
 皮皮和哈利看到我激动地不知所以,扑到我身上又舔又叫,尾巴摇的快要掉下来了。

父亲说河堤上Richard Long的树枝圆圈被樊敬义家大娘破坏了,她拉走了一三轮车树枝。
图书馆的状况不佳,魏老师不能按时开门和关门,来读书的人很少。
Carl Andre的钢板缝隙里长出了野草,母亲说她已经帮着清理掉了一些。

我打算请二叔、静思大爷、魏老师、高礼大爷、王高启、卢道德和我父亲一起吃顿饭,以感谢他们一年来对我的支持。

到处都飞舞这杨絮,如下雪一般。


May6,2014
    
上午到河堤上去查看Richard Long的树枝圆圈,发现它消失了,旁边有一小堆树枝。
我有些失落,我知道早晚会有这一天,可当这一天到来时,还是有些失落。本来想让它经历春夏秋冬,可这太不现实了,因为有很多人生活在这里,人们会尽可能的“运用”这些材料。一个无用的东西是不会存在太久的。
我照例拍了照片——没有Richard Long的风景。

图书馆里多了很多孩子们画的画,被魏老师贴在墙上。

------------------------------------------------------------------------------------------------------------------
© iamlimu.org 2011



 q3S88C4Z 于 2014-05-20 05:09 PM 发表评论: 
百度一下的意思 www.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