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 |Biograph|A School Project|Diary|Works|Qiuzhuang Project|Criticism|A Library|Event|Contact|Links

 

Login
Uesername:
Password:
 




Serch

9 我的理想是不要在农村生活 张世杰大爷前天去世!哀悼! :
我这儿那儿到处跑,就是为了能有时间画画   | Date :2015-03-10 |  From :iamlimu.org
------------------------------------------------------------------------------------------------------------------

采访:李牧/卢道德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李牧(LM):大爷爷,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画画的?

卢道德(LDD):从小啦,还没上学我就瞎画了。刚开始上学没有美术老师,没有教画画的。

LM:就是天生喜欢?

LDD:就是喜欢,也没谁启发我。

LM:听张世杰大爷说,你小学的时候画老师撒尿图,把老师气的……,有这事儿吧?

LDD:哈哈哈,我不记得了。

LM:什么时候开始有老师教你画画?

LDD:初三,娄哲生。

LM:你是在哪上的中学?

LDD:丰县中学。

LM:那时候娄哲生被打成右派来到丰县,是哪一年?

LDD:那是1957年。

LM:他来到学校就是当美术老师?

LDD:啊,当美术老师。后来他又去文化馆工作啦。

LM:你读高中了吗?

LDD:没有。

LM:你只跟他学了一年画画?

LDD:一年。

LM:他都教你啥?

LDD:素描。

LM:那时候他是画西洋画的?

LDD:他是画西洋画的,画油画。那时候他不画中国画,他的木刻发表的很多。

LM:初三毕业了你就没考高中?

LDD:考啦,我脾气不好,因为画画就跟班主任关系不理想。

LM:他不支持你画画?

LDD:我画画就跟做地下工作一样,我都是偷跑到娄哲生屋里画画,他有单独的办公室。就一个走道,这里是娄哲生的地方,到那边就是班主任语文老师的地方。他看见我画画就不舒服,他觉得艺术根本没用。不过我就对这个爱好的很,就对班主任有抵触情绪。那时候学校叫学生提老师的意见,我没少提他的意见,所以我们的关系不好。你得罪了班主任,得罪烧锅的你捞不着馍吃,所以你升学、你制啥都白搭。

LM:你是哪一年初中毕业?

LDD:1959年。

LM:毕业后您就回家了?

LDD:回家啦。

LM:那你有没有继续跟娄老师学画画?

LDD:经常去啊,画画这个东西你得要纸不?你得要颜色不?这些都上学校里拿去,我到那儿都问他要。

LM:他教你画素描,也教你画油画吗?

LDD:啥都教。后来娄哲生去了文化馆,他就开始组织美术班。文化馆出钱,去学画画还给公分票,你拿了工分票到家交到生产队好给你记工分啊。

LM:后来你开始画工笔画,是跟谁学的?

LDD:娄哲生不画工笔,那我就自己画。

LM:自学,你为啥没选择油画而选择工笔画? 

LDD:我以前也给你说过,我有排外思想,对于外国的东西不感兴趣。所以就喜欢中国画,我就开始画工笔花鸟。我也不画山水,咱这儿又没有山又没有水的,没法画;画人物它有时令性,你大跃进的时候画人搁到现在就无用,没人欣赏;你看这个花鸟画,无论是唐朝的还是隋朝的,都喜欢,它没有时代性。

LM:那时候跟娄老师学画画的还有谁?

LDD:王为正,史先明……都是的。王为正跟娄哲生学了两年,他现在不是北京画院的教授了吗?他跟史先明一块儿第二年考的南京附中,上了一年多吧,学校解散了。王为正去了北京考了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书籍装帧专业,搞工艺了。史先明没考上,就回来了。回家以后在农场里给人干活,和他现在的媳妇一谈恋爱,凑他媳妇的劲儿进了城里。她媳妇的姐姐是城关粮管所的所长,他的大姨子,他有这一个关系。他家在苇子坑,不然怎么能到城里去呢?还有马曙光,刘三民……都有点儿头衔了。

LM:那你初三毕业就没再继续考学,直接回家务农了?

LDD:回家务农了。不干活、不抓工分不中,队长不愿意,你必须得干活去。不干活到时候你家庭透支怎么办啊?被生产队牵个鼻子、说落脸的,也是不好办。

LM:那你就是用干活的空余时间来画画?

LDD:想画就画点。我的家庭还反对,你画那做啥?不中吃不中喝,你光耽搁事儿。那时候二十二三岁了,从那个时候就画神像,能卖两个钱啦。

LM:你二十二三岁的时候就开始画神像?

LDD:我画,我父亲赶集去卖。没有纸啊,我就拿制图纸画。我跑到贾汪那个矿山里,我有同学在煤矿里头,他们制图用的纸,偷给我的,哈哈哈!出来的时候他们披上大衣,裹到大衣里头,到火车站才拿出来。

LM:那时候一张画能卖多少钱?

LDD:那会儿十来块钱。三天画一张。

LM:好卖吗?

LDD:好卖。画三层,顶上是玉皇,关公在中间,底下是财神,两边再画个八仙对。卖了这个钱,我父亲再上湖东买小红芋,回来顾生活。

LM:都是啥人买这些画?

LDD:在集上那些人,就是咱农民,那时候我画的叫平安神。

LM:平安神?

LDD:咱这个平常的家庭都挂,这个老天爷保你举家平安、风调雨顺,这是思想寄托;关公就是讲义气;敬财神,好有财路上家来。

LM:画了几年?

LDD:我觉得有两三年。两三年就停啦,因为我去学校当老师了。朱窑小学我进去三回出来三回,三进三出。在葛集、砀山也带过课。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卢道德家里的客厅,中间的玻璃镜框里是他父亲的照片。

LM:我知道你在朱窑小学里面当过老师。

LDD:对生产队来说我就在学校当老师,实际上我就在那儿画画。

LM:你咋又三进三出呢?

LDD:经李益广介绍上砀山中心小学去教学,不就走啦。后来,从那儿回来以后就在大队工作了。

LM:去大队里是当干部吗?

LDD:当会计啊,统计。那个时候油、布票、糖票啥的,在那给我掌握个电话,上边来人了你接接,做统计。大队一解散,我又上剧团,那会儿上柳子剧团,也没去成,户口牵不过去,农村的不准进城里。

LM:这个剧团是咱县城里边的剧团?

LDD:在徐州,头前是咱丰县城的,叫徐州要去了,差点儿归省里。

LM:你进剧团是画布景吗?

LDD:预备是画布景的。剧团里说灯光还少一个人呢,我也可以弄灯光,我说等弄了户口再讲吧。城里就是不给我准签证,农村里头根本就不放我。农村进城市你根本进不去,得多得势的人才能那个,进不去。
那你现在好弄的很,随时都能进城。那现在进农村又难了,城里人到农村来盖屋,不允许。

LM:那学校里边你后来咋不干了呢?

LDD:上徐州剧团没去成,回来不又去学校啦,又当了老师。后来又出来啦,出来又进去啦。末了这一回公社叫我上水利,我又上公社领着人挖河、打井去了。

LM:这期间你还坚持画画吗?

LDD:我主要的目的呢,我起这儿上那儿到处跑,就是想看看在哪干点啥活,能有时间我画画,我往这上面争取。结果制啥都不中,你画画你得坐下来,没法制。做统计,他会会儿要报表,会会儿要进度,今天压了多少红芋,明天割了多少麦子,你就得会会儿报数。我就不耐烦了,不想干了。

LM:学校里也不想干了?

LDD:因为我去水利,当教师的事又泡汤啦,再想回就回不来啦。哪能叫你耽搁三年呢?以前公社让我写写画画都是借用,这次去水利工作说是正式用我,一月给我三十三块钱,在学校里是一个月十五块。

LM:不管到哪儿你都呆不长,因为你的户口问题解决不了。

LDD:就是户口,不好治。初三毕业以后,不要回来就没事儿了,从学校里去哪儿都行。就是一回到农村再想出去就不中啦。你不回农村来,不回来还吃不上饭呢!都是一环扣一环,你怎么办?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卢道德在他的房间里画画,这个房间既是他的卧室,也是工作室。

LM:那你还当过木匠?

LDD:当啊,我在生产队里我还当了几回会计,我还当过队长。

LM:你有这个领导才能吗?

LDD:这咋说啊,谁能领下来?

LM:领不下来?

LDD:你这个农村里头,你又没权力,你咋制啊?千人千思想,你咋制啊?你说哪个干部能领的了?都白搭。

LM:那你当木匠,你觉得和你以前选择画画有关系吗?

LDD:有啊,我做的东西好卖。板凳,我画个花画个鸟在上面,那就好卖啦。闺女出门过去都兴坐床子,我就在蓝色面里头画花,也好看的很。我做的柜子、桌子,我这个画都配到上面。再一个,会画画的都会刻,你在木头上刻个花还比其他木工有基础,所以我弄的好卖。

LM:村子里边也经常有人找你去往家具上画东西?

LDD:啊,这几个庄都找我画啊。儿子结婚了要画床,闺女出门找了木工打嫁妆,六条腿的盆架都是交给我做。

LM:上次你跟我说请你画床啊,画盆架啊,那时候没有任何报酬。

LDD:那都是白帮忙。

LM:一帮就要一天吗? 

LDD:一般就是一天。你还得给他上油漆啊,光画画是很快。张世杰、李光明的活,我当时那一天画五个,五个大床。

LM:也是免费的吗?

LDD:也免费啊。你在过去哪兴要啥的?你这盖屋也没有要啥的啊?从起地基一直到把屋盖起来,哪有要啥的?都是管个饭吃就行啦。

LM:面条里多磕两个鸡蛋?

LDD:那后来就丰盛点啦。

LM:那时候别人请你画,你心里愉快吗?

LDD:那咋不愉快啊?那是自己所好!

LM:画完以后别人对你的画都满意吗?

LDD:那也可以说是非常满意。他要不满意下次还来找我啊?

LM:我记得你到后来还去大庆给古建筑去画图案,那是哪一年的事?

LDD:不记得了。

LM:我记得是九十年代。

LDD:我觉得有十来年以前了,现在不中啦,不敢上高啦。我记得在那儿干了三年,最后一年做新华书店的装饰。

LM:新华书店是古式建筑吗?

LDD:书店的门面,弄了个牌坊。新华书店都跨行业,他又弄了饭店、宾馆。他也是弄假的,好比苏联厅,他在新疆弄几个俄罗斯族的小女孩来了;他也弄个泰国的厅,他就是在云南招来的小女孩。他都是操蛋,呵呵呵呵。

LM:那时候你给他们画古建筑图案报酬咋样?

LDD:报酬按月。

LM:一个月多少钱?

LDD:先是五百,后来给千把。

LM:那个时候给五百到一千的工资算高吗?

LDD:高,给五百那吃饭不算钱。

LM:包吃包住?

LDD:对。住也不跟工人住一块,单给你一个地方。另外,烟酒不限制。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卢道德的神像画。这幅神像因为不符合客户的要求而保留下来,现被李牧收藏。

LM:你回来后,也就是从两千年之后开始又画神像,有十几年了。

LDD:差不多。

LM:现在画的神像和你六十年代画的神像有啥差别吗?

LDD:那差别大啦。那时候你画了以后,当时满意,现在看就不滋眼了。现在这个人物造型上、比例上、透视上各方面都讲究了。现在我画的那实际上也不叫国画,只能算是一种年画。也有西画的成份,也有中国画的成份。

LM:内容和以前的一样吗?

LDD:内容都在客户要求,你画好白搭,没人要。

LM:只有信神的人才会买神像吗?

LDD:那过去来说哪有不信的啊?

LM:现在呢?

LDD:打现在说对半也讨不到,有年纪的人啥都还信。别说有年纪的,厂子里的还有人敬财神呢。

LM:但是你画的这个东西,都是那种神嬷子那种人,他们要给人算命啊、烧香啊,那些人才会买你这个画。

LDD:对对,神汉。

LM:神汉。

LDD:跟这些人打交道,他都说他向神尽心,他说你要几个钱,他给几个,只有多给没有少给的,没有说在这里头讲价,没有讲价的。甚至说他还给你拿点礼物,给你掂瓶酒,叫你为了敬神,你在这个画的时候给他加点功夫。我也给他说,这个画上面无尽无休,只要有时间,我闲也闲不住。我跟他说我那会儿上南京参加展览去,一幅葡萄工笔画我画了一个半月。 

LM:一张工笔画,那是什么时候的事?

LDD:奶奶个逼那……那谁知道啊。

LM:六十年代还是七十年代?

LDD:我也不记那些事,记那做啥?没用。起那来这,工笔花鸟我都撂了,不画了。没出路,只有人物画,能为政治服务。山水花鸟都是封资修的东西,不能为政治服务,所以白搭,没出路。

LM:我上次看那个被人拿走三幅神像,给了三百块钱是吧?

LDD:三张那两边不算,就是中间一副,两边那就是个衬子。

LM:基本上都是这个价吗,一张三百块钱?

LDD:不不不,那个谁,黄集的那个一千多呢。画得量大,多。

LM:几张?

LDD:是三张。

LM:人物很多?

LDD:都是人物啊,古代人物。

LM:你要钱是有啥依据,你说这个画我要三百,那个画要五百,那个要一千,你有啥依据呢? 

LDD:从劳动量算,多点少点也无所谓,我也不讲究。你看熟人呢,便宜,甚至还不要钱呢。这个画,你说它值钱它值钱,说不值钱它不值钱。

LM:那通过卖画,生活就没啥问题了?

LDD:没问题。

LM:就可以不要问子女要钱了?

LDD:不要,你看现在政府又给。

LM:政府给的钱很少啊,只有一百块钱么。

LDD:我和老伴俺俩还有个低保,一年有几千块钱,你买面吃也够了。除了怕得病,这个医院你没法制。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李牧和卢道德在复制Sol LeWitt的“墙画No.480”。(摄影:那颖禹)

LM:你一直强调说你对西方的艺术不太喜欢,到底你是从哪个角度来说,你不喜欢哪一点?

LDD:也不是说绝对的看见都不喜欢,那达芬奇的那画我也喜欢。我是喜欢工整的,我画工笔画,我讲究整齐、干净。

LM:你看这个西方艺术里边,有很多东西并不整齐、不干净,你不喜欢这些东西?

LDD:不喜欢。又是梵高,又是毕加索这样的人,他们的艺术我也见了,我一看他画的都抽象,人都没个人形,那有啥味道?

LM:上次咱们画的那两幅画,就是Sol LeWitt的两幅画,你看了小稿之后,最初你告诉我你并不喜欢那两幅画。但是你还是同意跟我一起把那两幅画画出来,你是怎么想的呢?

LDD:我看那两幅画它也清晰、也利朗,从那上面说。我也不是说从那个造型上说话,你说造型它说明个啥问题啊?也说不出啥来,咱是看那个色调子挺好看。

LM:咱们画的时候,好多周围的邻居来看,他们都说好看,但看不懂是啥,你是咋理解的?

LDD:他就认为这些东西是属于阳春白雪,土庄稼人不懂的。你要叫他说真心话,他是真不懂,真看不下来。你要说你印了这画你卖给他,他真不要。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李牧和卢道德在刚完成的Sol LeWitt的“墙画No.256”复制品前。(摄影:那颖禹)

LM:现在你对这两幅画你是喜欢还是不喜欢?

LDD:我这会儿对它也没反感,也没反感。但是说喜欢、热爱,我还谈不上。

LM:那你接下来的时间你是不是要开始给自己画一些画,留下来一些画吗?我知道你画了一辈子画,都被别人拿走了,或者卖给别人了。

LDD:那我没留。

LM:接下来你打算创作啥样的题材呢?

LDD:我就还想再画点工笔画,还是画花鸟。

LM:对咱爷俩的合作你有啥看法吗?你认为愉快吗?

LDD:那我没反感,这个艺多不压身,跟你接触起码说是脑子里增长些东西吧。

LM:咱们画画这个过程,你享受不享受?

LDD:我觉得还不错。有可能的话,再来干干这个活也不错。

LM:最后一个问题,要是说你再有一辈子,你会选择啥职业?

LDD:那我没有选择。

LM:还选择画画?

LDD:还是画画,那旁的啥我都不够料。


时间:2013.4
地点:仇庄卢道德家
文字整理:钟鸣

卢道德,1941年出生。1959年毕业于丰县中学,后回家务农。他做过教师、生产队长、木匠,画匠,现以画神像赚钱谋生。

------------------------------------------------------------------------------------------------------------------
© iamlimu.org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