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 |Biograph|A School Project|Diary|Works|Qiuzhuang Project|Criticism|A Library|Event|Contact|Links

 

Login
Username:
Password:
 




<<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 [22] >>
Sol LeWitt wall sculpture 索-勒维特 墙上雕塑-14   | Date:2013-04-13 |   From:Iamlimu.org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王学义领取了第十四个梯子,他把它挂在他女儿的房间里。女儿读高二,每周末回家一次。他和我从小就是邻居,目前靠养猪和给木板加工厂刾木头来谋生。

Sol LeWitt wall sculpture 索-勒维特 墙上雕塑-12,13   | Date:2013-04-07 |   From:iamlimu.org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李工作家里来要梯子,我说已经送完了,她有些失落的离开了。我考虑了一下,决定将本来打算留在图书馆的梯子送给她。李工作是村里的干部,他比我大一岁。小时候经常和他在一起玩,现在看他整天一幅当官的样子,就主动和他保持距离了。

晓通来访   | Date:2013-03-30 |   From:iamlimu.org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在洛杉矶留学的晓通来访,谈了很多他对于这个项目的看法。他说这种通过村民的手把他们最熟悉的材料转变为西方的当代艺术,这是非常暴力的一个行为。我说暴力这个词语是不准确的,对于文化界也许是有冲击力的,对于村庄和村民,只不过是短暂的一个游戏而已。文化的力量在世俗的利益面前是软弱无力的。推动村庄变化的因素是利益,而非精神。他问我在我离开村庄到回来之间的二十多年里,村庄发生了什么样本质的变化。我说在根本上是没有任何变化的,只是年轻人成为老人,孩子成为了青年人,物质生活在变,人在精神上没有任何变化。我来这里不是因为喜欢这里,只是因为恐惧。我带着我认可的文化和艺术在村庄里非但没有地位,反而是被作为异类而被审视的。人们对利益之外的东西毫无兴趣,因此,我不得不毕恭毕敬的面对每一个人,我把自己放在一个比他们低的多的位置上。只有这样,才能展开我的工作。


sol LeWitt wall sculpture 索-勒维特 墙上雕塑-8,9,10,11   | Date:2013-03-30 |   From:iamlimu.org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父亲领取了他的“梯子”,他将它平着悬挂起来,他用来悬挂鸟笼。今年家里将会有一百多只金丝雀,很多鸟儿已经孵化出来了。去年,他养的鸟儿卖了八千多块钱,今年他更是信心百倍,扩大养鸟的规模。
大家称SOL LEWITT的墙上雕塑为“梯子”,我看应该给它取名为“拐弯的梯子”。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LEtter to Charles 5   | Date:2013-03-27 |   From:Iamlimu.org
查尔斯,你好!

非常感谢Van Abbe美术馆收藏了最后四幅画,加上Davide等人的支持和帮助,我可以继续进行这个项目。
我前段时间在上海和一些朋友见面,他们都在讨论我们的这个项目。他们提出几个观点,第一,知识分子回到乡村,让农民参与艺术的实验,村民成为实验的“小白鼠”,这是一种不平等的关系;第二,西方文化和价值观在中国乡村的传播和渗透,形成新的文化殖民,村民成为新的被殖民者。我觉得他们的质疑和提问很有意思,这种观点代表了中国大多数知识份子对于这种项目的态度和观点。


<<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 [22] >>

© iamlimu.org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