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 |Qiuzhuang Project|A Library|Works|Diary|Criticism|CV|Event|Contact|Links

 

Login
Username:
Password:
 




<<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 [48] >>
opening   | Date:2014-11-23 |   From:iamlimu.org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展览开幕了,站在我的作品边上,观看着观众——这种时候,我已经不愿意再对我的作品多看一眼了,因为我对它的每个细节都太熟悉了,我看见的只是观众。不时的有观众发现了我,就会转过身对我说,Congratulations! 然后报以礼貌的赞美之词,或者提出一些简单的问题。

Meet Mao in Van Abbemuseum   | Date:2014-11-22 |   From:iamlimu.org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Van Abbe美术馆的一个展厅里,以收藏室的方式向观众呈现藏品。我顺手拉开一个抽屉,居然是安迪·沃霍尔的“毛泽东”。哇!查尔斯和克瑞斯都激动的叫了起来。太熟悉了,甚至我的第一反应是:我们村里的毛泽东像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John Kormeling   | Date:2014-11-19 |   From:Iamlimu.org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晚上8点和John Kormeling见面,地点在他的家和工作室。3年前我来过他的工作室,因为房子涂成了白色,我称其为“white house”。工作室还是老样子,一片混乱,似乎他从来没有收拾过。实际上,这里既是工作室也是他的家,因为他生活就是工作。他的太太Martien Van Mens也是个艺术家,她给我展示了她的作品,她让我和他们一起吃晚饭——很难吃的蔬菜沙拉、牛肉和米饭。
从工作室到厨房本来是要绕到院子里,从另一个门进入的。可能John觉得那样麻烦,就在厨房和工作室之间的墙上捣了个洞,从那里进入进出。
John很喜欢我在仇庄复制他的“HIHA”,他说这比放在美术馆展示好多了。他希望我能在这次VAN ABBE美术馆的展览上展示录像部分,他说人们不喜欢读我写给CHARLES的信,会喜欢看录像,哪怕是一部分录像,也会另观众对明年的展览充满期待。

an old man   | Date:2014-11-19 |   From:iamlimu.org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下午在Van Abbe美术馆门口,遇到一个散步的老人,攀谈了几句,他邀请我去他家喝一杯。或许是因为好奇,或许是那个时间段我正好不知道要去哪里,就跟他去了。我们乘公交车,大约10分钟的路程,就到他的家了。
内心有些忐忑,担心他是坏人。我看看他的脸,他的眼神,确定他不是一个坏人,他只是一个孤独的老人。他不停的用不熟练的英文和我说话。
他叫Martien Coolen,原来是个家庭纠纷调节师,现在退休了。他的老伴去世6年了,他一个人住在一所三层的小房子里。房子里的摆设很简单,桌上摆着他老伴的照片。

a-ha   | Date:2014-11-19 |   From:iamlimu.org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 [48] >>

© iamlimu.org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