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 |Biograph|A School Project|Diary|Works|Qiuzhuang Project|Criticism|A Library|Event|Contact|Links

 

Login
Username:
Password: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 [50] >>
Village Collection: On Li Mu’s Qiuzhuang Project   | Date:2014-05-26 |   From:iamlimu.org
Jesse Birch

In August 2012 the artists’ collective Zuzhi (Zhao Junyuan, Tao Yi, Xu Zhe, and Li Mu) 
presented the exhibition WOOD WORK at Shanghai’s V Artspace. Each artist engaged 
with wood as both a medium and a theme, looking at the physical and cultural 

生日   | Date:2014-04-07 |   From:iamlimu.org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Monday,March31,2014 sunny and cloudy
今天是农历三月初一,我的生日。
下午在健身房健身,我体会到自己的身体成为一种障碍,而我要想获得身体的自由,必须用自己的毅力和忍耐跨越这种障碍。其实,不管做任何事,真正的障碍是自己,不是环境和外在的事物。
我感觉到一种苦修式的训练而带来的自由和喜悦。每当这种喜悦产生的时候,我都会认识到“节制”的重要性。只有节制,才能让我更好的体验和感受。

控制不了的时候,会出现一些经验之外的东西   | Date:2014-03-27 |   From:iamlimu.org
那颖禹、李丽莎/李牧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2013年11月中旬,在结束了上海外滩美术馆的《在建/重建-亚洲艺术家社会性艺术实践项目》讲座后,那颖禹、李丽莎和李牧一起返回仇庄,就这几个月仇庄项目的进展进行了回顾和讨论。)

那颖禹(NNY):我还是问问你这几个月做了什么吧,回顾一下。

To Charles-8   | Date:2014-03-27 |   From:iamlimu.org
Dear Charles,

I just reviewed the 7 letters I wrote to you before I write this letter.In my first 
letter,this project had not start,I said in exciting and fear that whether this project 
how complex and huge,but it’s about persons,it should not loss person’s 

致查尔斯-8   | Date:2014-03-27 |   From:iamlimu.org
查尔斯,你好!

在我写这封信前,我把我之前写给你的七封信重新看了一遍。在写第一封信的时候,我们的项目还没有正式开始,那时候我怀着忐忑和激动的心情说:不管这个项目有多么复杂和庞大,它都是关于人的,都不应该失去人的温度。而现在,一年多时间过去了,我完成了村庄里的工作,完成了10件作品的复制工作。这时候,我已经不再担心这个艺术项目是否会失去人的温度,因为有很多人参与进来,有太多人的故事。而我会问我自己第一封信里的问题:通过这一年的工作,我到底收获了什么?我找到自己从事艺术的方向和目的了吗?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 [50] >>

© iamlimu.org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