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 |Biograph|A School Project|Diary|Works|Qiuzhuang Project|Criticism|A Library|Event|Contact|Links

 

Login
Username:
Password:
 




<<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 [50] >>
图书馆关闭了!   | Date:2014-05-26 |   From:iamlimu.org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May8,2014
昨天将孩子们的画逐张拍了照片。
今天开始整理书,很显然,丢失了一些书。这个图书馆没有任何监管措施,丢失是自然的。
如果继续开图书馆,我想应该是这样的:一个很小的房间,两张桌子,一张用来阅读,一张用来画画。书架上每次开放只放10本书,每周更换一次。

请客   | Date:2014-05-26 |   From:iamlimu.org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May7,2014 晴
晚上我在芦笋市场狗肉馆请大家吃了饭。饭店老板是我表嫂的堂弟,菜做的很实惠,很好吃。六个凉菜、四个热菜、两个大碗。
卢道德喝酒最多,侃侃而谈,谈艺术,谈毛泽东,谈政治,谈江泽民,谈现状。因为我白天去他家里买下了那幅画“错”了的神像画——雇主要求在画的下方画上七仙姑,他却只画了六个仙女。画被退了回来,他只好重新给人家画了一幅。
他和老伴都是七十多岁的人了,却还要去板子厂打工,两个人算一个工,以赚取生活费用。他院子里的花都开了,最美的还是那几株**。

Richard Long的树枝圆圈,消失了!   | Date:2014-05-26 |   From:iamlimu.org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May5,2014
我回到了仇庄。从庄西头下了出租车,一路走回家里。路上依然泥泞,Sol LeWitt的墙画退色了,图书馆门前Denial Buren作品围栏里的小麦都出穗了,Andy Warhol的毛泽东像也褪色了,前面有了简易的篱笆,里面长出开着花的油菜,顺儿的旋板厂依旧在作业,王高启依旧坐在昏暗的商店里,只是里面没有了Ulay/Abramovic的行为表演录像,学义家婶子在John Kormeling的HI HA装置前弄着蔬菜,Dan Flavin灯光装置的防雨帘从鲜红褪成了浅红,Sol LeWitt的另一幅钻石壁画前的树木再次茂盛起来,遮住了大部分的壁画。

我害怕拿摄像机对着别人   | Date:2014-05-26 |   From:iamlimu.org
谈话:李牧/钟鸣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钟鸣在仇庄村头(李牧在做“仇庄项目”期间的助手,主要担任纪录片的拍摄工作。)  摄影:那颖禹

(2014年2月底,钟鸣完成了“仇庄项目”的记录拍摄工作,回到了苏州。在李牧的家里,他们回顾了钟鸣的工作过程以及他和村庄的故事。)

乡村收藏:李牧的“仇庄项目”   | Date:2014-05-26 |   From:iamlimu.org
杰西·伯奇(Jesse Birch)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李牧,《我的父亲》(2012),声音装置,上海视界艺术中心展览现场。


<<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 [50] >>

© iamlimu.org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