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 |Biograph|Diary|Works|Qiuzhuang Project|Criticism|Event|Contact|Links

 

Login
Username:
Password:
 




<<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12] >>
a bicycle   | Date:2012-02-23 |   From:iamlimu.org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Where is art? Where is life?   | Date:2012-02-17 |   From:iamlimu.org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happy new year   | Date:2012-01-01 |   From:iamlimu.org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鲍里斯·格罗伊斯(Boris Groys)的两篇文章   | Date:2011-12-29 |   From:iamlimu.org
昨天读了鲍里斯·格罗伊斯(Boris Groys)的两篇文章。
第一篇是《杜尚之后的马克思—或艺术家的两种身体》。
1,今天,我们用来定义什么是艺术,什么不是艺术的规则改变了。19世纪时,油画和雕塑被视为艺术家身体的延伸,我们能在作品中唤起艺术家身体的存在。从杜尚运用现成品开始,情况发生剧变。他向艺术家打开一种全新的可能---他们不仅可以用异化的、半工业的方法生产艺术品,而且还可以赋予这些艺术品以工业产品的外貌。安迪·沃霍尔和唐纳德·贾德是典型德例子。艺术家身体和作品肌体之间的直接联系,被折断了。艺术品上不再有艺术家的体温和手迹。艺术家成了“想法”“观念”的持有者和主角,而非艰苦的体力劳动的践行者。

2,当代艺术提出一个很难的问题,与传统的马克思理论相对峙:如果说一件产品的原创价值反映了蕴藏于产品中的劳动的积累,那么一件现成品---在艺术家似乎并未在作品中投入附加工作的情况下---如何作为艺术品,而获得额外价值?在这个意义上,后杜尚主义者的艺术超越劳动的观念,构成马克思主义价值理论的反例。它超越了将价值看作手工劳动之结果的传统价值生产观念。这是“非物质”的创造性。艺术家决定提供何种物品作为艺术品,艺术机制决定是否接受这一物品作为艺术品,就这样,就生产出一种有价值的艺术商品,无需含有任何手工劳作。开辟这以领域的前提是对艺术机制的批判,因为艺术机制通过其选择性收纳和排斥的政治操作,总是抑制并挫败着创造性。

2011.12.13 FOR MY FATHER IN LAW   | Date:2011-12-17 |   From:iamlimu.org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12] >>

© iamlimu.org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