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 |Qiuzhuang Project|A Library|Works|Diary|Criticism|CV|Event|Contact|Links

 

Login
Username:
Password:
 




<<  [2] [3] [4] [5] [6] [7] [8] [9] [10] [11]  ... [12] >>
Saturday,September 14,2013 sunny   | Date:2013-09-18 |   From:iamlimu.org
想起我三姨,她随姨夫从农村搬去了大连,生活在城市里。每次回来,她都打扮的干干净净,很大方的给钱给每个亲戚。每到春节,就会寄钱给我们这些亲戚。我们都以为她在城市里生活的很好,一定很有钱。在她将要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我赶到大连去看望她。到了之后我才知道她真实的生活。她没有多少文化,到了大连之后在大街上扫垃圾,捡垃圾,在建筑工地上搬砖,一家人住在二十几平米的房子里,省吃俭用。她就是这样艰难的把钱省出来,然后大手大脚的送给我们这些穷亲戚。我看到她家的暖气片上放置了一排装满了水的大雪碧瓶,这样就可以得到洗脸洗脚的温水;厕所里的水龙头永远都滴滴答答的滴水,她用一个桶接着,这样流出的水就不会跑水表。很遗憾,我以为她生活的很好,或者是虚荣心所使,总是希望等我混“好”了再去看她,就不去大连看望她。直到她奄奄一息的时候,我才站在她身边。所以,想孝敬老人要尽早,不要等到人没有了再起孝心,像我一样。
艺术家应该有什么样的状态?既在事情里面,又不在事情里面。他能进能出,进退自如。生活就像一个箱子,他知道从哪里撬开这个箱子,呈现出里面的东西。通常,我们看着这个箱子,无从入手。
艺术家就像一个开悟后的禅师,通晓事物的本来面目,面对纷乱的世界了然于心,每一个作品就像一例禅宗公案一般,给人以无限的启迪。
而我,像一个刚入禅林的和尚,心智尚未打开,被世间的名利所迷惑,心不定,意不坚,欲望太强,心不干净,亦不安静。我没有慧可断臂的勇气,也没有弘一抛弃世俗杂务的决心。那么,我还能做成什么?或许,我终将一事无成,碌碌无为,苦了一生。

清明节   | Date:2013-04-07 |   From:iamlimu.org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清明节,我和芳芳到了岳父的墓前,敬献了一束白色的玫瑰花。他喜欢把事情简单化,不喜欢繁琐。
芳芳提前给我过了生日。我坚持买一个很小的蛋糕,因为我也要把事情简单化。蛋糕虽然很小,却很好吃。

HAPPY NEW YEAR!   | Date:2013-01-05 |   From:Iamlimu.org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My Dream | Before Daybreak, November 3,2012   | Date:2012-11-06 |   From:iamlimu.org
梦 | 2012年11月3日凌晨

走着走着,我的牙从嘴里掉出半颗,吐出来。继续走,又有半颗牙齿掉落下来。我想起我满嘴的假牙已经很久没有取下来清洗了。
我把一整块假牙从嘴里取出来,上面结满了垢,假牙被严重腐蚀,有很多蘑菇从牙缝里、污垢中长了出来。我用铲刀费力的把那些污垢和蘑菇铲下来,把假牙清理干净,重新放回嘴里。
我后悔了,因为我破坏了一件艺术作品。

FUN ART 好玩的艺术   | Date:2012-09-23 |   From:iamlimu.org
《好玩的艺术》是“组织”(李牧、陶轶、徐喆和照骏园)酝酿了两年的一个图书出版计划,起因是我们感叹在中国的教育体制下向孩子介绍当代艺术的出版物几乎是一个空白。两年来,我们常常聚在一起讨论应该如何来做这套书,却始终不能完成这个计划,除了想法不能统一之外,更多是因为其工作量很大、小组成员都有自己的工作而很难集中在一起完成这个项目。
今年九月,“组织”应广东时代美术馆的邀请来到广州,把《好玩的艺术》作为“开放的工作室”项目展开工作。该项目包括完成这套出版物,同时通过四次工作坊,和当地社区的孩子完成一出现场表演。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1,书
在工作正式开始之前,我们有一些讨论,这些讨论围绕“我们到底在为谁设计这些书 ?”“我们是在做一个儿童教育项目吗?”“我们该选择那些艺术家?”等问题展开。讨论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和态度,导致很难得到一个统一的方向来展开工作。最后我们决定每个人做一本书,完成后将四本书装在一个盒子里作为一个整体来出版。这样,这套书既是一个丰富的整体,又保证了每一本的独立性。

<<  [2] [3] [4] [5] [6] [7] [8] [9] [10] [11]  ... [12] >>

© iamlimu.org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