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 |Biograph|A School Project|Diary|Works|Qiuzhuang Project|Criticism|A Library|Event|Contact|Links

 

Login
Username:
Password:
 




<<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12] >>
fang and mu   | Date:2012-07-04 |   From:iamlimu.org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还有两个星期就要回国的时候,我开始焦躁不安。我给它取名为:走前焦虑症。
我为什么焦虑呢?因为我觉得我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还没有做,很多想法还没有用作品呈现出来,很多该见的人还没有见,很多博物馆还没有去参观,很多有趣的地方还没有去,还没有在美国做长途旅行。似乎自己才刚刚来到一般,睡了一觉,就该回去了。我有些留恋这儿。我开始无论看什么都觉得有意思,哪怕是最普通的街景。我焦虑是因为我不想回去,似乎这儿是梦境,回去就是醒来后的现实。
我该买些什么礼物带回去?或许随身带一点名信片就够了吧!因为我想把事情简单化。

对话 李牧/那颖禹   | Date:2012-06-08 |   From:iamlimu.org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1 石家庄
李牧(L):那天我很惊异,因为你说你从来没有受过艺术教育,你的学历只是高中毕业。你没有进过艺术学院,你是怎么走上艺术创作的道路的呢?

那颖禹(N):我对创作发生兴趣时,已经是1998年,之前一直在做小生意,有点无聊,不想再做,开始想我可以学点儿什么?从小喜欢看电影,但是不太明白导演是干什么的,想搞搞清楚。

thank you!   | Date:2012-06-04 |   From:iamlimu.org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我看到一个作家的时候,看到他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一支笔,或者一个笔记本,一本书,就能工作。我觉得我也应该做这样的艺术家,没有过多的物质累赘,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一支笔,一个笔记本,一本书。我们常常过多的依赖物质,物质应该是信手拈来,也能随手丢弃的东西。艺术不存在于看得见在物质上,而在艺术家的精神里,一言一行中。
昨天我在跳蚤市场看到一个很好的老式意大利产胡椒研磨机,木头的,像一尊佛像一般端庄。10美元,我就买了下来。
晚上吃晚饭的时候,Katie看到了,喜欢的要命。我就问她:坦诚的告诉我,真的很喜欢它吗?Katie迟疑的看着我,点了点头说:是的,我很喜欢。我就笑着说:从现在起,它是你的了!Katie抱着她,兴奋的说:我会永远带着它。
今天我想,我把这个研磨机送给Katie 原因,是也想送给我自己一个礼物:放弃对物的迷恋。

artists in ISCP   | Date:2012-05-15 |   From:iamlimu.org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sketch and finishing   | Date:2012-05-11 |   From:iamlimu.org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12] >>

© iamlimu.org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