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 |Biograph|A School Project|Diary|Works|Qiuzhuang Project|Criticism|A Library|Event|Contact|Links

 

Login
Username:
Password:
 




<<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 [50] >>
最近的日记   | Date:2013-10-09 |   From:iamlimu.org
Sunday,October 6,2013 raining

我意识到我在日记里只是记录了一些片段的感受,而很少描述事物的细节。我只是凭着兴趣记录一些事情,而没有把它作为记录这个项目的手段,因为我总是回忆起很多有意思的事情和场景,却没有出现在我的日记里。常常觉得没有什么可写的,就懒得书写了。是我觉得一些事情不够大,不够特别,不够深刻,所以不去记录,还是因为别的原因?似乎,对整个项目的记录也是这样,不全面,支离破碎,漏掉了很多有意思的东西。
几件事可以补上:1,我想起一件事,很多年前,我放学回到家里,听到邻居家里传来了哭声,哭的悲痛不已,哭了很久。我知道,那是因为王高启没有考上大学,而家里的贫穷又不允许他复读,所以他才哭的如此悲痛和绝望。我把这件事告诉了Sari,过了一天,她很认真的告诉我,她被这件事深深的触动了。2,自从Sari和Munro来到仇庄,王高启就寻找机会和他们用英文对话,他把以往的英语书找了出来,晚上学习一些单词,白天找他们两个对话。这让周围的人很吃惊,居然一个农民可以用英文和外国人对话。显然,王高启找到了自信,每天,他都很开心。3,这几天是秋收的季节,王高启再次卧床不起,所有的农活都由燕柳婶子一个人来完成。燕柳婶子说因为她提及他不能为母亲帮忙开车拉玉米而伤了他的自尊心,他就一边打自己的耳光,一边骂自己无能。之后,就睡下了,不再起床。对于周围的人来说,大家对他的卧床早就习以为常了。


Letter to Charles 6   | Date:2013-10-09 |   From:iamlimu.org
Dear Charles, 

It’s so hot this summer. There are flies and mosquitos flying all around. And the 
cicadas were making noise 24 hours a day. I couldn''t calm down, just like the noisy 
environment. It has been a long time that I haven''t written you a letter. I don''t know 

给查尔斯的信-6   | Date:2013-10-09 |   From:iamlimu.org
查尔斯,你好! 

天气炎热,苍蝇和蚊子肆意飞舞,蝉儿竞相发出刺耳的噪音,24小时,一刻也不曾停下来。我的心也像这个环境一样,难以安静下来,甚至难以安静下来写一封信。 很久没有和你写信,我有些不知从何说起了。 

Sol LeWitt的墙画前的柿子树疯狂的生长,繁茂的枝叶挡住了大部分的画面。人们也早就适应了它的存在,加上树叶的遮挡,没有人再对它多看一眼。我知道,等到了深秋,树叶会凋落,这些墙画又会重新呈现出来。

untitled   | Date:2013-09-21 |   From:iamlimu.org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Saturday,September 14,2013 sunny   | Date:2013-09-18 |   From:iamlimu.org
想起我三姨,她随姨夫从农村搬去了大连,生活在城市里。每次回来,她都打扮的干干净净,很大方的给钱给每个亲戚。每到春节,就会寄钱给我们这些亲戚。我们都以为她在城市里生活的很好,一定很有钱。在她将要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我赶到大连去看望她。到了之后我才知道她真实的生活。她没有多少文化,到了大连之后在大街上扫垃圾,捡垃圾,在建筑工地上搬砖,一家人住在二十几平米的房子里,省吃俭用。她就是这样艰难的把钱省出来,然后大手大脚的送给我们这些穷亲戚。我看到她家的暖气片上放置了一排装满了水的大雪碧瓶,这样就可以得到洗脸洗脚的温水;厕所里的水龙头永远都滴滴答答的滴水,她用一个桶接着,这样流出的水就不会跑水表。很遗憾,我以为她生活的很好,或者是虚荣心所使,总是希望等我混“好”了再去看她,就不去大连看望她。直到她奄奄一息的时候,我才站在她身边。所以,想孝敬老人要尽早,不要等到人没有了再起孝心,像我一样。
艺术家应该有什么样的状态?既在事情里面,又不在事情里面。他能进能出,进退自如。生活就像一个箱子,他知道从哪里撬开这个箱子,呈现出里面的东西。通常,我们看着这个箱子,无从入手。
艺术家就像一个开悟后的禅师,通晓事物的本来面目,面对纷乱的世界了然于心,每一个作品就像一例禅宗公案一般,给人以无限的启迪。
而我,像一个刚入禅林的和尚,心智尚未打开,被世间的名利所迷惑,心不定,意不坚,欲望太强,心不干净,亦不安静。我没有慧可断臂的勇气,也没有弘一抛弃世俗杂务的决心。那么,我还能做成什么?或许,我终将一事无成,碌碌无为,苦了一生。

<<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 [50] >>

© iamlimu.org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