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 |CV/Biograph|Works|Qiuzhuang Project|Diary|Criticism|Event|Contact|Links

 

Login
Username:
Password:
 




<<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49] >>
PRESS RELEASE   | Date:2013-05-22 |   From:Iamlimu.org
Qiuzhuang project – a dispersed museum project
Project by artist Li Mu, the Van Abbemuseum and Arthub Asia 
Ongoing since February 2013

Over the last months, the Chinese artist Li Mu (Qiuzhuang, 1974) has been

Jay Brown正杰   | Date:2013-05-22 |   From:iamlimu.org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正杰(Jay Brown)作为第一个来到仇庄的外国人,这将会记入《仇庄志》。人们看到外国人,就像看到大猩猩一样好奇,到处都是好奇的目光。昨天,一个大嫂问我:“你怎么把这么一个东西弄村里来了?”马上有人打她的胳膊,示意她不要这么说。我知道,她不但好奇,好奇中还有一些歧视,她像看动物一样看外国人。坐在自己的家门口,就有一种优势感,就有权歧视和可怜所有的外来者。人们的世界太小了!

Andy Warhol's Mao in print   | Date:2013-05-22 |   From:iamlimu.org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我以为它会波澜壮阔,实际上却没有特别的故事发生   | Date:2013-05-06 |   From:iamlimu.org
那颖禹、李牧谈话2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2013年4月,天气转暖,“仇庄项目”已经进行了两个月。那颖禹继续住在村子里拍摄李牧和他的艺术项目,并就该项目和李牧的状态进行了第二次对话。)

那颖禹(NYY):你选择制作这些作品的时候,在前后顺序上有什么考虑?

艺术不就是一个破网吗?四处透风,不停缀补。   | Date:2013-05-04 |   From:Iamlimu.org
---李牧和那颖禹的聊天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2013年2月4号,那颖禹从北京来到仇庄,他打算拍摄李牧即将进行的“仇庄项目”。当天晚上,在李牧家里边喝酒边聊天,聊到对艺术的认识、“仇庄项目”以及他未来的创作计划。)

李牧(LM): 我问自己为什么要坚持做艺术创作,我说可能因为我害怕在这个社会里面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老怕自己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

<<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49] >>

© iamlimu.org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