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 |CV/Biograph|Works|Qiuzhuang Project|Diary|Criticism|Event|Contact|Links

 

Login
Username:
Password:
 




<<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 [50] >>
未命题访谈——何雨/李牧   | Date:2012-05-23 |   From:iamlimu.org
何雨(H):你做的很多作品都有一种傻气,比如《行者》,在上海地铁人民广场站的电梯上不断逆人流行走;《礼物》,每个月给一个陌生人寄一份匿名的礼物;还有《陌生》,尝试演奏五种从来没有碰过的乐器。

李牧(L):我希望我一辈子都有这种傻气,甚至是稚嫩的。人在成熟之后容易用经验做事情,而稚嫩时会特别认真地去面对每一件事情,观察每一个细节,稚嫩时往往能把事情做的更好。

H:你做作品时更多出于一种直觉,还是事先的计划?

artists in ISCP   | Date:2012-05-15 |   From:iamlimu.org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sketch and finishing   | Date:2012-05-11 |   From:iamlimu.org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7小段   | Date:2012-05-09 |   From:iamlimu.org
1,长期以来,我们习惯了依赖。我们依赖知识,依赖策展人,依赖评论家,依赖展览,依赖艺术基金会,依赖画廊,依赖收藏家,依赖媒体。当然我们会说:我们只是运用,不是依赖。
设想把自己放入这样的境地:没有展览的邀请,没有作品出售,没有画廊代理,没有评论家写文章推介,没有家庭的支持。那我该怎么做艺术?

2,每个人的天性里都有投机取巧的成份,当作品里有这些成份的时候,是掩藏不住的。我知道我的哪些作品是机巧的,哪些是诚恳的。我们经常把自己的机巧称为智慧,机巧和智慧之间的差别无法用语言来区别,可以用心来感知的到。
聪明在做艺术的初期阶段显的很有用,似乎用聪明可以玩转一切。可是当艺术事业到了一定阶段的时候,聪明成为做艺术的障碍,大多数人难以跨越这个障碍。

谈话:李牧/正杰Jay Brown/那颖禹   | Date:2012-05-09 |   From:iamlimu.org
李牧:我虽然知道这个设置在中国云南的工作室,确实对它的细节了解很少。你是怎么产生“丽江工作室”这个想法的?

正杰:我一直对中国感兴趣,因为这里有很不一样的文化,我想经验这样一个和我自己的文化不一样的文化;另一个原因是,我在大学里学过一些关于博物馆和艺术的知识,这都是理论知识,可是我想了解一些别的东西,比如艺术创造的过程,我想把我自己放进艺术创造的过程当中去。这样就可以看到艺术家在创作的时候面临什么问题,因为我们总是看到艺术家做完之后的结果;我也对农村特别感兴趣,我是在城市长大的,我很想了解农村的文化和生活。

李牧:你是哪一年来中国的?

<<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 [50] >>

© iamlimu.org 2011